另眼看服装 – 服企忙于跨界 安德玛或因疫情损失数千万美金

  复工潮来临,各地的服装企业都在逐步开展2020年的工作。此刻,抗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任务依然严峻,前线的医务人员仍身负重担,各地的企业商家也在面临考验,但危机之下,生活仍在继续,希望正在眼前。上一周,服装企业有哪些大事件?中服网为您盘点。

  国内事件:2月10日-2月14日

  服装企业跨界:转产防护服和口罩,股价应声走高

  为支持抗击疫情,多家具备生产条件的服装企业改造增设生产线,转产口罩和防护服。例如红豆、三枪、鄂尔多斯、利郎、水星家纺等服装纺织企业正转向防护服生产,多地对此也出台了扶持政策。如,江苏盐城市和宿迁市发布的“惠企”政策中,对于从事服装生产等关联行业在疫情防控工作中临时转产防护用品的企业,给予升级改造投入的15%补贴。此外,政府部门还发布了相关税收优惠政策。受此影响,近日,多家“跨界投医”的服装企业股价走高。

  中服说: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口罩等物资需求增多,不少服装纺织企业都纷纷选择转产,这是品牌为抗击疫情做出的努力,也是企业适应市场的表现。但面对“跨界投医”的企业股价走高这一情况,专家也提醒这实际上是一种羊群效应,应当谨慎面对这一高涨。

  毕竟从现实情况来看,受疫情影响,众多服装企业都在关闭各地门店,面临着严峻的经营考验,而随着疫情的结束,消费市场的反弹还需要一定时间,期间,企业的营运、库存压力依然会增大。

  美邦、森马忙促销,江南布衣忙退货

  这个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公共卫生事件,扰乱了人们的正常生活节奏,也让许多零售、餐饮、旅游、影视行业中的企业前进的脚步按下了“暂停键”,服装行业亦非例外。

  2月7日,江南布衣在对集团经销商伙伴的信中称,鉴于疫情形式,针对2020年春季新品,江南布衣将对旗下包括JNBY、CROQUIS(速写)、less、jnbybyJNBY及POMMEDETERRE(蓬马)品牌的2020春季产品退货率调整为100%(“2020春特殊退货政策”),集团将会要求各方经销商提前退回部分款式的全部货品。

  中服说:为了应对此次疫情,不少服装企业都采取了关闭线下门店、线上销售产品的方式来减少损失。然而,江南布衣却要求经销商退回产品。这既是企业***经销商***的方式,也是身为设计师品牌的坚持。对于江南布衣来说,短期的***减少不会伤害根基,但降价促销、网上打折的行为却会降低品牌溢价,将“忠实粉丝”越推越远。在疫情面前,不同风格、定位的品牌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但相同是,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降低损失,为即将到来的“春天”积蓄力量。

  上海时装周决定延期,对行业意味着什么?

  鉴于当前疫情传播难以控制、人员健康安全急需***等原因,原定于今年3月26日举办的2020秋冬上海时装周已经宣布延期,旗下新兴设计师平台Labelhood,时堂Showroom、Ontimeshow、Tube等一系列合作展会也将一并延期,具体时间和举办形式仍处于待定状态,亟待进一步通知。据悉,本定于3月25日至31日在北京举办的中国国际时装周也将宣布调整计划。

  中服说:往年此时,各大服装品牌和设计师正如火如荼地准备着新季系列发布,时尚达人们也即将踏上时装周行程,而今年,这一切都被推迟了。设计师无产品可展、参与者无法出行、“聚众活动”不可行,延期成为不得不做出的选择。品牌们所能做的就是直面危机,自我调整,以实现更好地成长。

  昔日休闲服饰龙头美邦“陨落”股价跌幅超9成

  近日,美邦服饰发布业绩预告称,预计2019年1-12月业绩首亏,归属净***约-10亿元至-5亿元。截至2月6日收盘,美特斯邦威的股价为1.98元/股,总市值49.7亿元,今天的股价与2010年高峰时期39.57元/股相比,跌幅超90%。

  作为曾经的休闲服饰龙头,被誉为“中国服装界的黄埔军校”,“不走寻常路”的美邦服饰是如何进入绝境的?

  中服说:2002年,优衣库、ZARA、H&M和GAP等快时尚品牌先后进入中国市场,凭借更强的时尚性、反应快速的供应链拉开了快时尚潮流的大幕,对于美邦这种国产品牌来说,这无疑是一次较大的冲击。而在外部冲击下,品牌自身的转型与发展也并不顺利,昔日的休闲服饰龙头品牌迎来了内忧外患的时刻。面对这一情况,美邦也采取了许多措施,转换风格定位、换代言人,但这只能一定程度上减缓颓势,如何重现辉煌依然是企业要思考的问题。

  Gap旗下品牌Old Navy3月1日正式退出中国市场

  老海军(OldNavy)即将正式退出中国市场。近日,盖璞集团旗下品牌老海军的天猫官方旗舰店发出闭店清仓公告,称其天猫旗舰店将于2月15日起停止销售产品,于3月1日关闭。老海军的官方微信公众号上也推送了闭店公告,称因国际业务策略调整,计划退出中国市场。所有老海军线下及线上门店预计于3月1日起停止营业。

  中服说:OldNavy2014年进入中国,发展势头迅猛,曾被盖璞集团寄予厚望,在销售额上,品牌也曾取得非常优异的成绩。但随着Forever21、H&M等快时尚品牌营收日益减少并纷纷撤出中国,OldNavy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正式退出中国市场。对于品牌来说,有一点需要了解,新消费观念已经开始觉醒,时刻察觉变化,把握消费需求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国际事件:2月10日-2月14日

  疫情或导致UnderArmour本季度损失5000万美元以上

  2月11日,美国运动服饰品牌 UnderArmour(安德玛)公布了2019财年第四季度关键财务数据,净销售额同比增长了4%至14.4亿美元,低于此前分析师预期的14.7亿美元。第四季度,北美业务增长依旧疲软,受此影响,UnderArmour净亏损1530万美元,摊薄后每股净亏损为0.03美元。

  同时,UnderArmour预计新冠肺炎疫情将对2020财年第一季度亚太市场的销售业绩造成5000-6000万美元的不利影响,2020财年全年净销售额预计将呈低单位数下降。

  中服说:目前,UnderArmour中国门店已经暂时关闭了大约600家,考虑到疫情的不确定性,未来一年中国区域的财务和运营或许都会受到严重影响。而作为UnderArmour品牌销售额占比***的区域,北美市场也呈现出低迷的增长趋势,因此,UnderArmour将重新审视此前投资2.25-2.5亿美元建设纽约旗舰店的计划。

  大秀停办一年后,维密“半价卖身”

  在2020年2月10日的微博热搜里,100余位超模联名控诉维密“潜规则”。而早前一日,2月9日晚间,维密的母公司L Brands与纽约私募股权巨头的SycamorePartner的交易谈判正在地球另一端进行。

  纽约时报(NewYorkTime)消息称,LBrands与SycamorePartners的交易即将达成协议,最快将于本周正式宣布。如若协议达成,这家已经43岁的全球最***的、最性感的内衣品牌,将迎来其中年的***命运转折。

  中服说:从风靡世界的内衣巨头到丑闻不断、“半价卖身”,2020年,维密终于迎来命运的转折点。2019年,维密大秀彻底停办这一消息举世哗然,同期又传闻称维密母公司正在为该品牌物色新的买家,近期,这些传闻或许即将落实。对于维秘来说,管理层的八卦丑闻对品牌价值伤害颇大,业绩不佳更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在寻觅新东家以后,维密能否复起将成为一根未知数。

  Gucci和BV助力增长,但开云开始暂缓投资中国市场

  在Gucci和BottegaVeneta的推动下,开云集团(Kering)2019年第四季度表现超出预期,全年销售额顺势突破150亿欧元关口。第四季度期内,集团营收增长了11.4%至44亿欧元,高于彭博社分析师此前预测的9.7%。首席财务官Jean-MarcDuplaix表示,尽管集团在***地区的销售额大幅下滑了50%,但中国大陆持续稳定的增长已经弥补了大部分损失,因此集团该季度业绩与上一季度大致相符。

  中服说:Gucci一直是开云集团的“摇钱树”,虽然增速有所放缓,但营收依然占比***;而BottegaVeneta在DanielLee加入后,也以良好的市场反应获得的认可,在二者的推动下,开云集团2019年营收实现增长。面对充满潜力的中国市场,开云表示,疫情的出现将产生无法估量的影响,开云会将暂缓投资,但对于中国市场的长期发展依然充满信心。

  无人取代!设计师PhoebePhilo或将重出江湖

  全球PhoebePhilo的粉丝最近都沸腾了!据《女装日报》(WWD)援引“来自大西洋两岸的多方消息”称,Philo正在招聘设计师,为推出其个人时装系列做准备,“着重环保友好的基本款”。

  这位Celine的前创意总监离职至今,为期两年的竞业协议即将在今年3月结束。

  市场曾期待Philo或将接棒英国品牌Burberry或继任KarlLagerfeld执掌的Chanel,更多人想知道摩登女性时装市场的下一个主宰者是谁。

  中服说:PhoebePhilo曾推出了时装界第一只“ItBag”,也曾以深受摩登知识分子女性消费者欢迎的时装与包款扭转了Celine的历史。对于品牌来说,她是拥有“回天之力”的设计师,对于消费者来说,她是拥有自我风格的时尚掌舵者。从Celine离开之后,PhoebePhilo鲜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此次的复出传闻令时尚界激动不已,大家也期待着她携作品再次闪耀时装界。